你好,欢迎光临光绪元宝网,本站为您提供最新光绪元宝图片及价格以及光绪元宝价格表。
推荐链接
首页 > 收藏知识 > 正文

乌镇朝圣
来源: http://www.guangxuyuanbao.com  收藏知识  光绪元宝图片及价格

“中国茅盾研究会”邀我出席纪念茅公逝世20周年活动,并参加第七届茅盾研究(国际)学术研讨会,我手捧通知,欣喜非常,激动不已。因为,研讨会将在文学大师茅公的故乡——浙江桐乡市乌镇召开,去那里可以一览茅公作品中描绘过的江南水乡的风土人情;更因为茅公于我有恩——在我学习文学创作的初始时期,茅公给过我重要的指导和激励!
那是43年前的事。当时,我还是一个刚满20岁的排字工人。也算是初生牛接不怕虎吧!是年初,投稿人民日报,发表了我的处女作《谜》;“五一”劳动节那天,人民日报又发表了我的第二个短篇《谁是那百分之十》。此后,先是上海的王道乾先生写了评论,而且一连两篇文章都谈及我的这篇小文;接着,《萌芽》和《北方》杂志予以转载。更幸运的是,这篇小文也引起了茅盾先生的关注。在他评论1958年短篇小说的专论(题为《短篇小说的丰收和创作中的几个问题》,收入《茅盾全集》第25卷)中,对我的小文给予了肯定。后来,被包括
《全国年度短篇小说选》在内的三本选集人选,并被译成俄文介绍给外国读者。
我当时虽然十分兴奋,但头脑也还清醒,明白如果不是大师的抬举,一篇小文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。对我来说,更为重要的是增强了写作的信心和继续写下去的勇气。
当时,我曾几次有过给茅公写信表示感谢的冲动,但总觉着茅公当时担着国家文化部部长的重任,哪里会有时间看一个青年工人、业余作者的来信?所以,终于没有鼓起写信的勇气。在后来的时日里,虽然在几次开会和看戏的场合,我都见过茅盾先生的身影,但也未能上前说上一句感谢鼓励的话。
这在我的心灵深处,确实留下了深深的遗憾!特别是当我读到茅公生前曾给许许多多青年作者、学者写了那么多热诚的复信以后,更是后悔不迭。
知恩图报,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四十几年来,对茅公的感激之情我从未淡忘。
近几年,我的业余爱好中添了一个新项目,就是星期天逛逛旧书市场。主要是“逛”,偶尔碰上喜欢的书报、信札什么的,也买个一二件。与茅盾先生有关的书刊资料,当然也在我的搜求之列。
收藏界有一句格言,道是“可遇而不可求”。可巧,我就碰上了这么一次机遇。
1996年夏天的一个星期六上午,我徜徉在城南的潘家园旧货市场。忽然,一个摊位的大片旧书里,一本小册子跳人我的眼帘,那是广东大学1926年出版的一本“演讲集”。封面是早期的中共党员、后来蜕变为日本大汉奸、1946年在浙江被处决了的陈公博题写的书名,并钤盖着他的手戳。
鬼使神差地我拿起来翻看:小册子薄薄的,封皮和内页都已发黄。目录标明该书收录了17位当时的名流学者22篇“演讲辞”。茅公的原名“沈雁冰”赫然在目。我不禁暗想,七十年前一个大学内部出版的小册子,至今能有几本存世?有关部门是否知晓?《茅盾全集》是否已经选入?只凭一种直觉、一种感情,我决定买下。那摊主虽然年轻,但很通晓消费心理学,他看我有点爱不释手,一口价要下来便再不松动,让我花了比平时买一本同类旧书至少多十倍的价钱。
回来细读这篇题为《最近国际情势与中国革命策略》的演讲全文,我真是惊呆了。70年前的演讲,今天读来依然感觉新鲜而深刻!他对国民党右派的批判,对孙中山先生联俄政策的阐释,以及对帝国主义列强合伙欺凌殖民地弱小民族的反动本质的揭露,都十分尖锐而精辟。
我迫不及待地查阅资料。《茅盾年谱》记载着1926年1月茅公从上海赴广州出席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,至3月下旬返沪。其间曾到一个中学演讲,但没有到大学演讲的记述;《茅盾全集》载有1926年有关文学、政治等方面的多篇著作,但目录中没有此文。
我又拜访了研究茅盾的专家学者,并通过他们征询了茅盾先生的长子韦韬先生的意见,他们一致认定:这是一篇茅盾佚文!并认为,这不仅填补了茅公著述的一个空白,而且填补了记录茅公1926年初在广州进行革命活动的一个空白。
在确认为佚文之后,我为此写了一篇短文《一篇批驳国民党右派、揭露帝国主义的檄文》,连同茅公演讲原文发表在《茅盾研究》上。这时,我的感觉是:对茅公的知遇之恩,算是做了一点报偿。
此次与会桐乡乌镇,正逢阳春三月,草长莺飞,桃红柳绿,那原汁原味的水乡古镇,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融为一体,以其特有的古风古韵,让人陶醉,让人神怡,令我留连忘返!我怀着朝圣的心情,参观了茅公纪念馆和旧居,并把复印的茅公佚文郑重地交给了纪念馆,以表达我对茅公的崇敬和怀念。
(2001年)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一门忠烈郁达夫
下一篇:邮坛伉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