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欢迎光临光绪元宝网,本站为您提供最新光绪元宝图片及价格以及光绪元宝价格表。
推荐链接
首页 > 收藏知识 > 正文

文物话春秋逞强霸道脾气不好
来源: http://www.guangxuyuanbao.com  收藏知识  光绪元宝图片及价格



夏锡忠在三十年代是北京的著名大古董商,他身材魁梧,高高的大个子,穿戴讲究,说话声音高,大大的眼睛瞪着,胆小的学徒见他有点害怕憷头,同行人都称呼他“夏四爷”。

夏四爷很横,同行人有人领教过,至今还有人在传说:北京古玩商会窜货场有规定,买卖货不准骂人,更不准打架。二十年代末,崔耀庭当会长。夏锡忠在窜货场买货,两句话不来,他骂人“混蛋”,被崔耀庭听见了,马上制止他。他反口说:

“我骂了,你把四爷我怎么处治?”崔耀庭是古玩行的头面人物,脾气大但有威望,他也打憷跟夏锡忠较量,只是说:“你承认骂人就好,下次不准再骂!”便下了台阶,夏锡忠瞪了他一眼,二话没说。

卢沟桥事变前一个月,夏锡忠和延古斋经理陈养泉到祝近斋家串门。看祝近斋的唐三彩陶马,彩色艳丽,虽称三彩,实乃多彩陶器,釉呈深绿、浅绿、翠绿、蓝、黄、白、赭、褐多种色彩,造型也美,酷似长嘯声鸣,静中有动。这件马完整无损,未曾补修。陈养泉撺掇夏锡忠说:“夏四爷,您看这匹马可真好,您买,您买!您买了咱们伙着。”

夏锡忠也看好了这件唐三彩马,出价四百现大洋,买了下来。陈养泉嫌价钱出高了,犹豫起来不想伙货。夏锡忠拿起唐三彩马,当着祝近斋和祝家人的面,问陈养泉说:“养泉!你伙不伙?”陈养泉嘻嘻哈哈不答说。夏锡忠来火了,骂道:“你他妈的嫌贵,不想伙了。四爷我不嫌贵,买个响儿听!”将手中的马摔在地上,叭岔一声,陈养泉目瞪口呆,不吭一声!

1939年冬季,萧书农从夏锡忠手里买来洋瓷八宝,拿回雅文斋,徒弟伙计们仔细一看,说这东西是修理过的。没过儿天,

夏锡忠来到雅文斋,萧书农说:“夏四爷!您那洋瓷八宝是有毛病,修理过的东西。”夏锡忠眼睛一瞪说有毛病怎么啦?”萧书农说:“有毛病我要跟您说说。”夏锡忠站起身来,抄起凳子喊叫说:“甭他妈说,我揍你!”嗖的一声,凳子扔了过去,幸亏没打着。他一甩袖子走了。徒弟们说:“夏锡忠太霸道!”

四十年代初,夏锡忠来到西琉璃厂崇古斋,跟掌柜的李卓聊聊天,正赶上甘肃酒泉来位古玩客商,拿来件铜器提梁卣和一件雍正官窑窑变瓶。夏锡忠鉴定提梁卣是东周的,造型、纹饰、锈色为一般,只是卣内百十来字的铭文,有考证价值。他给了人家三千元,客商不卖。李卓卿让客商到通古斋,请他们再给看看,琉璃厂识金文多的是通古斋黄家父子和徒弟乔友声。通古斋给了五千元,客商同意卖,回到崇古斋取那件雍正官窑窑变瓶。

夏锡忠听客商说,将提梁卣卖给了通古斋,火气上起来了,硬说人家没等他加价添钱,就把东西拿走,卖给别人是不讲“先来后到”。他边吵吵,边脱衣裳,抡起拳头准备打架b李卓卿急忙劝阻,夏锡忠不听说劝,瞪着眼珠子跟人家要那件雍正官窑窑变瓶。不给瓶子要跟人家玩儿命!逼得甘肃酒泉来的古玩客商没办法,惹不起他,把窑变瓶撂下走了。

北京的老古董商都知道夏锡忠的脾气不好,又霸道。可是,“八一五”光复后,他的脾气变了。到了北京解放后,卖提梁卣的那位甘肃酒泉客商的后代人,穿着军装来到崇古斋,问询十多年前发生的事,夏锡忠听说,被吓坏了,当年的横劲早没了。他是怎么变的呢?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文物话春秋陈养皋巧买唐代木雕佛像
下一篇:文物话春秋开式古见诒让知甲骨